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起诉ofo索赔199元押金? 用户协议:对不起,您得先花6100元去仲裁

编辑:官网首页    时间:2019-01-30    浏览:74

最近正应该为了退押金的事焦头烂额的ofo,仔细一看还挺气定神闲的。每天退一点,要退好几年,但不管要退多久,用户也只能排着队,拿着退款的号码牌。

明明是ofo违背了与用户间的约定无法及时退款,难道就没有坐不住的用户,试图在排到自己之前,先通过法律渠道向ofo索赔吗?

当然不是没有,只不过ofo还是棋高一着。

在用户注册或使用之前,企业通过用户协议条款,规定出现各种问题时的处理方式,用户同意协议则代表一旦发生包含在条款中的问题,双方将按照协议进行处理,避免因事先未澄清规则而产生纠纷。如在纠纷中用户提出诉讼,用户协议也将作为诉讼依据。

但通过用户协议还可以免于诉讼,甚至免于用户纠纷,这就厉害了。

法院:起诉驳回,请按照用户协议申请仲裁

2018年4月20日8时19分,小陈在北京师范大学新乐群餐厅北门西侧扫码打开了一辆ofo小黄车,一推车却发现,车已损坏不能骑行。随后,小陈立即关闭车锁,整个过程花费时间0分钟。

但他然被收取了1元人民币骑车费用。

2018年5月5日22时26分,小陈在西城区新街口北大街路段德芙利糖炒栗子店铺北侧十几米处扫码打开了一辆ofo小黄车,其后在骑行过程中发现阻力过大,以至于根本无法骑行,之后停车关闭车锁,整个过程花费时间0分钟。

但他同样被收取了1元骑车费用。

2018年5月6日17时51分,小陈在北京师范大学乐育超市门口发现一辆小黄车,在检查自行车外观以及车闸没有损坏的前提下,再次扫码开锁,之后坐上车座踩脚蹬试图骑走,却发现车链打滑根本无法骑行。

同学小肖也试骑了该自行车,同样无法骑行,之后小陈锁上自行车。

随后,他再次被收取1元人民币。

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小陈决定拿起法律的武器,将ofo运营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告上了法院。

小陈在诉求中提出,在履行租赁合同过程中,被告公司多次未能向原告提供能够正常骑行的自行车,已经构成根本违约,却依然向原告收取费用,应当返还上述3元费用。

然而判决结果却是小陈的诉求被驳回,3元要不回来,还要承担诉讼费用。

怎么看ofo都不是没有问题的,却能够免于责任,原因也在判决书中。

判决书中的法院判决意见如下:

本院经审查认为,拜克洛克公司向本院提交的ofo小黄车用户服务协议(以下简称用户注册协议)第15条显示,凡因本协议引起的或与本协议有关的任何争议,均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按照申请仲裁时现行有效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应在北京进行,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未声明有仲裁协议,人民法院受理后,另一方在首次开庭前提交仲裁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本案中,双方通过用户注册协议已经约定了双方因使用ofo小黄车服务所发生的争议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故对原告的诉讼,应当予以驳回。

也就是说,根据ofo的用户协议,所有协议相关纠纷无法通过诉讼来解决,用户只有提交给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才是有效的。

那么,走仲裁流程又有何不可呢?

如果申请仲裁,用户需要支付高额的仲裁费用。

根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官网费用计算显示,如果用户申请仲裁,则需支付至少6100元的仲裁费用——哪怕仲裁金额只有3元。

对此,网友们也纷纷表达了看法,由于很多用户在使用App时并不会仔细逐条查看冗长的协议,这样的条款让他们感到猝不及防并且难以接受。

那么,同样的协议条款,是否也适用于近日人们十分关心的ofo退押金问题呢?

退押金不慌不忙,ofo早有准备?

据此前央视报道,北京市ofo小黄车用户檀先生表示,ofo小黄车退押金的排队似乎是“堵住了”,当时开始申请退押金就是1100多万名用户排队退,到现在还是1100多万用户。

檀先生在1月13日-1月15日,连续3天记录了自己退款排队的名次。据此推算,ofo小黄车平均每天可以退掉8629位用户的押金。按照这个速度,檀先生需要等到2022年夏天才能拿到押金。

焦急的檀先生只有不断地联系客服,但客服却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诿,如“大家都没有退出来,都在排队”。 

央视记者跟随檀先生来到位于北京中关村的ofo小黄车公司总部,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押金只能在网上申请退款,排队等待,无法现场办理。如果用户还想要退掉账户中的余额,必须通过人工客服申请。

可根据檀先生的经验,客服电话很难打通。

报道中,有律师指出,消费者还可以通过诉讼或仲裁的方式要回押金或余额。但是根据注册协议,ofo小黄车用户只能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这就为很多消费者维权设置了一道门槛。 

所以,根据用户注册协议的这一条款,需要退押金的用户如果不想排个几年的队,申请仲裁似乎也是唯一有效的法律途径。

问题又来了,用户要退199元的押金,需要支付至少6100元仲裁费用,谁又会这么做呢?

看来ofo能够不慌不忙地把退押金的日程排到几年之后,也不是没有底气的。

“霸王”条款下,用户如何维护自身权益?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小黄车 ofo 是不准备退押金了吗?
网友“驰毅兰沧”在实名讲述自身经历的回答中提到了该条款,称这个条款的存在让用户通过法律渠道索取被扣押金也面临着高额的仲裁费。(((2)))

事实上,很小。但是,仍然有人在坚持做这件事,比如我。”

根据该网友提供的案件资料,其于1月14日对北京拜克洛克公司提出了起诉,申请确认其仲裁效力。

1月17日上午,法院组织该网友和ofo公司进行了询问。

并且该网友发现,不只有自己在对仲裁效力提出挑战。

1月25日,该网友更新了最新案件进展,表示”很遗憾最近没有实质性进展。截至目前,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作为一介书生,为本次诉讼,我能力范围内所能付出的努力已经全部穷尽,接下来便是静候法院的通知与裁定。”同时透露集团诉讼与公益诉讼也面临着众多疑难问题,无法即时开展。

那么,这样的协议条款对用户到底是否是公平的,这样的“强制仲裁”规则又是否是可以改变的呢?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律师指出,用户注册协议中对纠纷解决方式的约定是电子商务乃至各类网站用户协议中的常规条款,但较常见的约定解决方式为诉讼。用户注册协议主要体现了用户与ofo之间的单车租赁合同关系,一般情况下,用户在点击同意确认并进行注册后,用户协议中存在对纠纷解决方式的约定即为有效,不过这种关系到消费者重要权利的条款,通常需要通过加粗、加黑等醒目方式进行提示。

对于用户在根据用户协议申请仲裁时仲裁费较高的问题,赵占领律师指出,一般情况下,根据最终的裁决结果,仲裁费的全部或大部分将由败诉方承担。

不过,在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胜诉的情况下提出仲裁,对用户来说本身就是一种心理压力,从而选择放弃的人亦不在少数。

毕竟,仲裁费用设定较高的原因之一就是通过这种心理压力来抑制各方滥诉,鼓励双方通过协商等方式解决争议。

而这种”协商等方式”,具体体现在ofo上,就成了单方面的等待。

结语

至少现在,人们想退ofo小黄车的押金,只能排着无穷无尽的队,等个1000来天。

并且,ofo公司明知已有1000多万用户的押金退不了,还在继续收取新用户的押金。

除了ofo之外,途歌、GOfun等共享经济平台近期也曝出面临退押金难问题,Bianews查询了相关平台的用户协议,并未发现类似“仅支持仲裁”的条款。

但不同平台也都或多或少地因为用户协议中的一些疑似”霸王条款“与用户产生过纠纷。

将玄机暗藏于字小又密又冗长、用户懒得看,并且想要使用除了同意也没有别的选项的用户协议中,似乎已经成为一部分企业的”自救“之道——毕竟,用户协议给你看你不看,问题在你不在我;不想同意可以不用,你非要用,问题也不在我。

然而,这样的行为伤的是用户的心。对打心眼里就打算赖账的人和公司来说还是赚了,但对社会来说,亏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